我可以无限强化(恐怖悍刀行)-第95章 【094】紫色天赋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嘎吱!”

    宅院大门忽然被人从外面推开,随即一名清雅冷面的女子便从门外走了进来,只有她一个人。

    待将院门关上后,此女便径直走到院中一口水井旁边,打了桶水,用木勺舀起轻轻喝了一口。

    她并没有发现到,此刻院中的某个阴暗角落,一群人正探头静静地盯梢着她。

    “是幽兰姐姐。”雪绒轻声说道。

    “实力如何?”秦月生问。

    “幽兰姐姐的法术很厉害,能够聚水为绳,凝水为冰。”

    秦月生了然的点了点头,不再出声。

    没有人注意到,当冷面女子走进院里的瞬间,陈春一双目光便全都落在了她的身上,几乎是连眼都不眨。

    “好美的姑娘。”陈春忍不住发自肺腑的由衷说道。

    秦月生低喝道:“闭嘴,这种时候还犯什么花痴,你找死啊。”

    陈春被呵斥的表情一怂,连忙闭上了嘴巴。

    很快,幽兰便喝完水走进了屋中,秦月生收回头,对着身后众人说道:“现在情况变得更加严峻了,以我的实力,我自己单独逃离此处应该不成问题,但若是带上你们几人,难度就会大大提升,

    我也不是什么冷血的人,况且这次来到景瓷镇的目地本就是为了找回你们,所以我目前还不会抛弃各位,接下来我会带你们一起行动,尽力做到大家一起离开此地。”

    一名老瓷匠连忙行礼:“少侠仁义。”

    “听我说完,这只是暂时的。”秦月生严肃的看了所有人一眼:“你们任何行动,都得听我指挥,一旦出现哪个人擅自行动,或者做出一些蠢事,而导致闹出了麻烦,我会毫不犹豫的将他抛弃,甚至是当场斩杀,以免给那帮妖女泄露了其他人的消息,都明白吗?”

    “明,明白。”

    “小的知道了。”

    “明白了差爷。”

    得到回应,秦月生点点头,随即原地坐了下来:“现在白日人多嘴杂,不宜行动,你们都好好休息休息,养足体力精力,等到夜晚降临我们再出去。”

    “是。”

    ……

    幽兰走进房中后,便坐到书桌前开始了研墨。

    “娘娘最近的脾气真是越来越捉摸不透了,悲冥风是新教的法术,有些姐妹悟性低,没办法熟练掌握很正常,她竟然直接一言不合就将其给杀害了。”

    幽兰轻皱眉头,低声自语道。

    待墨磨出的差不多了,幽兰放下墨锭,随即提笔开始练字。

    写字是幽兰平日里最喜欢做的事情,此习惯既可以起到静心凝神之效,也可以让人放松自我。

    落字不到十个,自幽兰身边突然水汽渐渐浓郁,随即就在原地开始螺旋环绕,并逐渐往外扩散。

    很少有人知道,幽兰喜欢在写字的时候边写字边练习法术,此等一心二用之举,却是让她的法术实力更为精进。

    很快,那些水汽便已经扩散到了屋外。

    秦月生等人蹲坐在墙角根休息,这里四处都是灌木丛,能够很好的掩盖住他们的踪影。

    但忽然,大量突如其来的朦胧水汽引起了秦月生的注意,这些水汽就像是大雾一般弥漫而来,很快就影响到了众人的视线。

    “什么情况?”秦月生瞬间警觉,持刀站了起来。

    与此同时,屋内的幽兰突然不可思议的睁大了双眼。

    自己的屋外,怎么藏着那么多人?

    幽兰从娘娘那里学到了控水凝冰的法术,其中有一招就是以水汽化雾扩散四周,在这片水雾里,幽兰的感官得到了极大的提升,水雾弥漫之处,便是她的感知范围。

    刹那间,幽兰直接放下手中毛笔,起身就朝着窗户跑了过去,一跃而出,想都不想,直接便是数根冰锥从手中爆射直去,笼罩秦月生等人所在之地。

    敏锐的感官让秦月生虽然于大雾当中看不到幽兰的出现,但他却是听到了脚步声和几道破空而来的怪声。

    不由分说,秦月生对着冰锥袭来方向便是崩山霸刀连斩,将所有冰锥尽数砍碎,落为遍地冰屑。

    “你们是什么人,为何擅闯我的府宅。”幽兰娇喝一声,随手一挥,那些水雾瞬间冻结成冰珠,一颗颗摔落着地,堪比大珠小珠落玉盘。

    待水雾散尽,她顿时就看清了秦月生等人的模样,瞬间忍不住一愣:“男人?”

    秦月生眼中杀意骤现,直接一刀杀出,崩山霸刀携带着飞梭般的速度眨眼间便已降临到了幽兰眼前。

    唰!

    便见幽兰玉手凭空一握,大量水汽瞬时就在她手中凝结,化为一把四尺长的浅蓝冰剑。

    砰!

    冰剑瞬间碎裂出大量裂纹,距离整把断裂也不过是再来一下的事情。

    秦月生加快挥刀速度,幽兰则表现出了极其灵活的法术运用,不断以水汽修复冰剑,继而次次都能够挡下秦月生的进攻。

    但冰剑卖相看起来就算是再华丽,不过也只是冰块而已,怎么能挡得住秦月生的镇邪刀。

    终于,在第十六次挥砍之下,幽兰终于是支撑不住。

    “别杀幽兰姐姐!她能帮你们逃出万花城!”

    随着冰剑断裂,幽兰临时无法再做出什么抵抗,眼看着就要被秦月生砍断脖子,这时一直一言不发的雪绒突然轻声喊道。

    秦月生的动作戛然而止,镇邪刀已在幽兰脖子上砍出了一丝刀痕,醒目的鲜血缓缓从伤口里流出。

    若是秦月生收刀动作再慢上一丝,此女整个脑袋都要被秦月生给削首下来。

    面对着镇邪刀刀刃抵住脖子,幽兰身体顿时一颤,不过幅度非常轻微,旁人很难能够察觉的到。

    秦月生瞥了雪绒一眼:“你说的可是真的?”

    面对着秦月生煞气腾腾的眼神,雪绒看的害怕,顿时忍不住怂的低下了头:“真的,幽兰姐姐以前也做过这样的事情,幽兰姐姐人很好的,她不会把你们出卖给其他人。”

    “带我们安全离开万花城,我就饶你一命。”秦月生将镇邪刀收回:“如何?我一向说话算话。”

    幽兰看了秦月生一眼,又看了看雪绒和陈春等人:“你们都是从外面进来的?”

    “你知道外面?”秦月生顿时来了兴趣。

    幽兰脸上不禁露出一丝黯然神伤,仿佛回想起了什么。

    过了几个眨眼,她才缓缓叹息道:“逃出万花城是无法回到你们来时那个地方的,你们这些外面进来的人想要回去,只能走一线天。”

    “一线天?那是什么地方。”

    “在万花城的地底下存在着一处地下宫殿,宫殿有倒三层,彼岸花海、锁龙道、一线天,你们只有成功走过一线天,才能回到外面。”

    秦月生道:“雪绒,你知不知道这个事情?”

    雪绒立马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不过幽兰姐姐肯定没有说谎。”

    “为什么?”

    “大家都知道幽兰姐姐虽然平日里沉默寡言,但却是整座万花城里最不会说谎的人。”

    秦月生不语,他这边一帮人的身家性命可不能因为雪绒这小丫头片子的一句话就全部压到眼前这位冷面女人身上。

    人心隔肚皮,谁知道她有没有真的想要帮助自己呢?

    “先进屋,你跟我仔细说说那个地下宫殿的事情。”秦月生抓住幽兰的脖子,直接就将其给押进了屋内。

    既然如今自己等人的存在都已经被发现了,那自然就不再需要苦兮兮的蹲墙角根边等天黑,直接大摇大摆的进屋休息就好。

    让陈春找来绳子,亲自将幽兰的身体给捆绑起来,秦月生这才略微松了口气。

    “说吧,那座地下宫殿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群人围坐在幽兰旁边,全都一脸期待的看着她,等待着她的回答。

    “娘娘是万花城里存活的最久的人,没有人比她更清楚万花城里的一切,我当初也是无意当中才发现到了那座地下宫殿存在,在此之前,从未有人跟我说过在万花城的地底下有这么一处地方。”幽兰说道。

    “地下宫殿里,每一层都有着独特的景观,以及对应的危险,彼岸花海里生长着大片的彼岸花,它们会散发出一种极其迷幻的香味,从而让每个闻到的人很容易就会失去理智,心神沉迷于其中无法自拔,直到最后渴死饿死。

    锁龙道虽只是一条石龙,但却经常会有龙吟传来,你若一个没有站稳,便会摔入锁龙道下方的万丈深渊当中。

    一线天我没有去过,没办法给你太详细的介绍。”

    听着幽兰所言,秦月生摸了摸下巴,不得不说对方的样子看起来真不像是在说谎,对于地下宫殿的描述也是有板有眼的,话语清晰前后不矛盾,不像是临时编织的谎言。

    在经历过一番脑内思索后,秦月生最后还是决定了下来,去试试。

    既然万花城是位于照壁之内的世界,那么光是逃离万花城就能离开照壁了吗?这个问题一直是秦月生心里的疑惑。

    如果不能,他们一行人流落在万花城外面该怎么办?

    如果出口真在万花城里面,那错过了这个机会,他们岂不是就一辈子都没办法逃出照壁世界了?

    所以秦月生还是想赌这一次。

    ……

    “男人不见了!被关起来的男人不见了!”

    “丽丽不见了,雅儿也不见了!”

    当万花城的姑娘们从内城回到各自居住的寝宫时,没过多久便爆发出了一场山呼海啸般的喧哗。

    男人,这个在万花城里被视为最稀有的货物,每一个都值得被每一个女人在意。

    但是这些女人上完早课回到寝宫,第一时间就去看被关押着的男人时,却发现男人没了。

    这种反差性的打击完全不亚于晴天霹雳。

    顿时,大半座万花城便因此而热闹了起来,所有人纷纷外出走上街道,四处寻找着失踪的男人和侍女。

    这场风波很快就扩散到了幽兰居住的府宅,听到大门外不停传来此起彼伏的敲门声,秦月生顿时心里一紧,转头望向一脸冷冰冰的幽兰。

    “我家里有个地窖,除了我以外没有任何人知道,你们现在躲进去,可以让她们找不到你们。”幽兰淡然说道。

    陈春没主见的问道:“差爷,幽兰姑娘的话我们能信吗?”

    “之前想我帮助你们回到外面,现在就连这点事都不敢信?”幽兰戏谑道:“那你们怎么确定我刚刚跟你们说的那些就都是真的?”

    一时间所有人都沉默了下来。

    这世间,最无法判断的事情就是人这一张嘴。

    是非黑白,真假对错。

    秦月生突然眼前一亮,想到了一件差点都快被自己给忽略掉的事情。

    自己的魅力天赋还没有选的!

    当时因为蓝色天赋‘领袖之光’和紫色天赋‘梦中故人’的效果各不相同,但又都非常有用,让秦月生一时间感到难以抉择,左右为难,只能先放着冷静冷静,等想明白了再选。

    而眼下这个处境,‘梦中故人’简直是要帮大忙了。

    毫不犹豫的,秦月生直接就在超级辅助器上选定了自己的魅力天赋。

    顿时,幽兰看秦月生的眼神瞬间为之一变,明显是‘梦中故人’已经对她产生了效果。

    秦月生相当认真的对视着她的眼睛说道:“打开地窖,让我们进去。”

    ……

    当幽兰打开门的瞬间,立马就有不少年纪不一的姑娘从门外涌了进来。

    “幽兰姐。”

    “幽兰姐好。”

    “幽兰姐你有没有看到什么男人啊?”

    “幽兰姐姐你好,我们来打扰了。”

    幽兰一脸平静的看着这些女子:“发生什么事情了,看你们都一副慌慌张张的样子。”

    一位丰腴妇人大大咧咧的笑道:“嫦媚宫和另外几个宫的男人都丢了,大家伙这会正全城搜找呢,谁找到了就算是谁的,幽兰你有什么发现没?”

    幽兰摇了摇头:“我一直在写字,不太清楚。”

    对方以一副早知如此的表情点头道:“我猜也是。”

    很快女人们就在府宅里上上下下都搜查了一遍,确定没有男人躲在这里面后,她们才兴致勃勃的与幽兰打了个招呼,纷纷跑出幽兰的府宅,打算去其他地方搜查。

    看着最后一个人离开,幽兰缓缓关上门,转身径直走到了后厨,将那口嵌在灶台上的铁锅给挪到了旁边,顿时就露出了锅底下方的一个大洞。

    “她们都走了,出来吧。”

    秦月生率先从底下一跃而出,猛拍身上白白的一层灰尘道:“下面那地方你是有多久没打扫了啊,全都是灰,厚的都快把我鞋子给掩埋了。”

    听到这个问题,幽兰脸上莫名流露出一丝怀念:“很久了,没想到都过去这么久了。”

    “啊?”秦月生纳闷。

    幽兰重新恢复到了之前那副冷冰冰的模样:“你们好好休息吧,今晚夜深,我会带你们去那座地下宫殿。”

    秦月生抱拳:“多谢幽兰姑娘了。”

    幽兰颇为玩味的看了他一眼,便离开了。

    秦月生不解的拍打着自己手臂上的灰尘:“我说幽兰姑娘难道有什么不对的吗?总不能我也叫你幽兰姐姐吧。”

    雪绒浑身脏兮兮的从灶台上跳下,走到秦月生身边道:“幽兰姐姐今年已经八十多岁了,你的确不应该叫她姑娘。”

    “什么?这女人有八十多岁?!”

    秦月生一脸震惊,难以置信。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