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维术士-第1935节 时感失常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当未来的片段化为碎星时,蝴蝶扇动起幻梦般的翅膀,掀起了一阵足以吹皱时光波澜的微风,将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意识,送回了原点——

    玛雅猛地睁开眼。

    她的眼前,还是观星大殿的浮隐星空。

    只是她的意识,却还残留在之前的片段中。回想着那残忍的一幕,玛雅的脸色微微有些苍白,额头上也渗出了些微冷汗。

    “玛雅女巫,你没事吧?”一道精神细丝,带着关切的慰问,来到玛雅的身边。

    玛雅抬头看了看,发现精神细丝的源头来自于冠星教堂的掌权者——拉普耶。他此时正用担心的目光遥遥的看着她。

    玛雅摇摇头,用眼神向拉普耶示意自己没事。

    拉普耶没有再说什么,比了一个手势,示意玛雅可以先休息一下,再继续体悟。

    玛雅沉下心思,脑海里还浮现着之前的画面。她没想到,自己最关心的安格尔情报,没有到来,反而收集到了玛德琳的信息。

    按照之前的画面来看,如无意外,玛德琳未来会被那个怪异的女孩杀死。

    虽然预言本身就是一种在变量中求真值的手段,哪怕是星空之谜,也依旧有可能会因为某些客观原因,让显示的未来不一定会发生,但星空之谜所映照的未来,是坍缩了无数种时间线,剩下的按照轨迹来看,是最可能发生的未来。

    所以,在不干扰变量的情况下,玛德琳被杀死并且被生吞的可能性非常大。

    玛雅虽然和玛德琳并不相熟,但她绝对不想看到玛德琳死亡。再怎么说,玛德琳也是野蛮洞窟的人,这件事必须要报告上去。

    等到观星日结束,就立刻上报。

    玛雅做出这个决定之后,不自觉又想起那个脖子可以拉长十数米的诡异女孩。

    她的面容,玛雅是第一次看到。她的气息,玛雅因为站在时光之外,无法去感知。但玛雅总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她好像认识那个女孩。

    她会是谁呢?

    玛雅一边思索着,一边继续抬起头看向头顶的星空。

    也不知道是运气使然,还是有其他因素。玛雅这次,在思维还没有完全清空的时候,居然再次撞进了时光的缝隙中,她只感觉自己打了一个激灵,便来到了一片茫茫的平原。

    玛雅初见这片平原的时候,第一印象是很好的。蓝天白云之下,青草油绿,鸟语花香,还能看到蜜蜂飞舞。

    在玛雅以为这是一个可能并没有什么意义的片段时,世界陡然惊变。

    天空睁开了巨大之眼,恐怖的恶灵从大地中复苏,白骨的军队携着森寒的阴风从远处吹来,硕大无朋的邪恶神祇,从天外降临……

    大地龟裂,熔岩喷涌。空间摇晃,景象骤变。

    在这宛如末日的世界中,玛雅还没多看几眼,整个人便从这恐怖的片段中被甩了出来。

    当未来的片段完全消失之前,玛雅隐隐约约看到了几个人……

    玛雅再次醒过来,她的眼瞳还处于涣散的状态,不知过了多久,才缓慢的恢复神光。可纵然如此,玛雅脑海里依旧存在着那恐怖的世界,这让她的表情微微有些失控。

    “导师?”一阵低沉的声音,传入玛雅的耳中。

    声音很低,语调很清冷,却仿佛如一缕冰风,灌入她有些纷扰的思维中,瞬间便浇熄了窜上来的心火。让她从迷茫中,逐渐苏醒。

    玛雅的瞳孔终于聚焦,这才注意到,叫喊她的是多多洛。

    多多洛此时已经没有了那副“无情神祇”的表情,恢复了往日的冷淡,但从他的眼神中可以看出,他对玛雅带着担忧。

    玛雅也能感觉自己的状态不对,全身都是一阵冰寒,是冷汗渗的。

    任谁看到那般末日之景,都会有和她相同之感。

    她不知道自己看到的画面究竟是什么,但她记得自己最后看到那几个人的面孔……玛雅摇摇头,不再去想,她现在还是先继续观星,真有什么疑问,等到观星结束时,与其他预言巫师交流以后,再言其他。

    思及此,玛雅稍微按捺住浮躁的心,她先是对多多洛勉强挤出一抹笑“我没事,继续观星吧。不要打扰到其他人。”

    话音落下时,玛雅却注意到,多多洛的表情很奇怪。

    还没等玛雅去探究多多洛表情是什么意思时,一道略带邪气的声音传进了她的耳内“看来玛雅女巫这次观星,应该斩获了不少信息吧?居然连时间的概念都模糊了。”

    玛雅不用看,光是听语气就知道,说话的人肯定是施克尔。

    虽然玛雅不喜这个被谷欠望支配的男人,但他话里话外的意思是……

    玛雅转头看了看周围,发现大部分人都在看着她,没有看她的人,要么是在交头接耳,要么就是在闭目养神。

    玛雅抬头一看,发现之前浮盈在半空中的星图,此时已经消失不见。

    到了这时,玛雅怎会不明白施克尔的意思。

    观星日,已经结束了。

    玛雅眼里闪过恍惚,按照她自己的计算,至少还有小半天的时间啊,怎么会这么快就结束了?难道说,在最后那个片段里,她的时间概念被模糊了?

    可为什么会被模糊,其他预言片段也没有出现这种状况啊?

    还是说,那近乎末日的景象,让她的情绪波动过遽,忽略了时间的流逝。玛yǎ sī考了半天,认为这个的可能性比较大。

    在确定观星日真的结束后,玛雅的心情既沮丧又遗憾。她到最后,还是没有完成莱茵阁下交代的任务,不仅仅安格尔之事没有定论,连遗迹之事也来不及去查探。

    不过在遗憾之后,玛雅还是忍不住想着最后的那个片段……到底意味着什么?

    玛雅心情微妙的时候,观星大殿正中央,头戴星辰之冠,身披星光华袍的拉普耶站了起来。

    拉普耶站起来却没有说话,而是举起手里的繁复精美的短权杖,将权杖轻轻的点了点接引台上残存的星光。

    在一阵气浪之后,观星大殿的上空出现了密密麻麻的星辰。

    只是,如今这片星空,并不是星空之谜,而是拉普耶所掌握的一种星辰秘法。

    这种星辰秘法的效果是抚慰躁动的心灵。

    这是观星日的例行仪式,因为有些预言巫师在星空之谜的引导下,很有可能将情绪带入了未来片段里,久久不能自拔。甚至,还会出现情绪燥郁的情况。

    所以,拉普耶才会耗费心力,使用星辰秘法去抚慰众人,让他们能在接下来的交流中,不被情绪所困扰,哪怕真有天大的事发生,也能冷静的站在客观的角度,与众人交流。

    当然,这对于资深的预言巫师来说,其实没什么意义。因为他们自己就能调节心情。

    但玛雅这一次却是例外,她属于资深的预言巫师,却出现了剧烈的情绪起伏,连时感都失常了,这种情况及其少见。

    也正因此,施克尔才会判断出,玛雅估计是看到了一个惊人的预言,要不然不会如此的失序。14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